蒼夏說你好

蒼夏▶灣家人/同人二創、腐向居多/愛角總受,可拆不可逆/アルスマグナ▶紫推/斎宮宗推し/齋藤至/森鷗外(文野)

雪原

以「光輝★騎士たちのスターライトフェスティバル」活動進行衍伸的沒頭沒尾段子,有活動故事捏他但劇情走向不同,以及含有**角色死亡**,還請注意。
請注意,**含有角色死亡!**

如果沒問題的話↓

*

自己該是趴著的,身下以及裸露在外的皮膚接觸到的全是凍骨寒意。
眼前所見是無止盡的白色。
這裡是什麼地方?我又為什麼會在這裡……?
思考逐漸停止運轉,眼簾緩緩地闔上。在世界陷入一片黑暗時,像是捕捉到了什麼。
不,還有個傢伙在等我。
我的——
意識在此時徹底中斷。

那是在演出的中途,鳴上看不過影片和仁兎的爭吵,便介入他們之中。在得知本該因病在家休養的斎宮離開家裡,估計對方應該是到了學校,月永以及瀬名便攬下尋找...

Happy Halloween

#A3!深夜60分第一回#
題目:萬聖節、掌心。
CP:十椋。
過去捏造、裝扮捏造注意。OOC的話都是我的鍋OTZ

*

他們家族的從兄弟姊妹數量,可以算是挺可觀的數目。
而在一群年齡相差無幾的孩子們當中,向坂椋無疑是最瘦小的。個子不高,體格稱不上壯碩,年歲較長的孩子們通常都會護著、或者是陪他隨意聊聊天。
兵頭十座經常隔著段距離,看著那邊聚集起來的人們。和椋相反,高大壯碩這些形容詞套用在他身上是再適合不過,明明沒有特別在生氣或是怎麼,臉上表情卻也能輕易被冠上凶神惡煞這幾字,沒什麼孩子敢靠近他。
不過今天的椋可不是窩在人群當中了,今日是只有他們兩家長輩的聚會,他被帶到了遊戲間,長輩們則是在客廳隨意聊著天,...

天啊各種打臉(大笑

ジャジー

みか宗/不負責任卡面腦洞以及劇情腦補段子。
不管我就要說他穿的是斎宮宗的運動外套(號泣
出來如果是別人的就……我也不能怎樣(。

*

影片不喜歡運動會。要說理由的話,他可一點也不想在這炎熱天氣之下進行運動,更別說比賽過程當中,會吸引多少人的目光啊?
不喜歡,他真的不喜歡。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所隸屬的手工藝社的社長,也就是他的お師さん,以社團為單位參加了運動會。
他勉勉強強報了一兩個項目,最先進行的比賽是借物賽跑。影片同樣不喜歡這個項目,天知道要向陌生人借東西得需要多大的勇氣。他連自己怎麼會選擇報名這個都——噢,想起來了,是因為和其他比起來,這個相對簡單吧。
站上起跑點等到槍聲響起,終於跑到半途目的地,...

牽手(ちあ宗)

守沢千秋x斎宮宗/兩人已交往前提
最近只寫得出段子的渣渣(。
*
話音在剛剛落下最後一個音節,看著眼前直盯自己的紫羅蘭色眼睛,守沢千秋很認真地懷疑自己聽錯了。但是他睜大了的眼睛裡沒有呈現出這份懷疑,僅僅力求表達出自己十足的疑惑以及誠懇,就連接下來說出的話也是帶著相同情緒:「嗯……?不好意思啊斎宮,你剛剛說了什麼我沒聽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
被這樣詢問的斎宮宗眉毛頓時微微擰起,而後卻是將頭顱小小地做了偏移,視線也跟著轉移開:「哈啊……如果你沒聽見就算了。」
「哎?」得到的回答讓守沢的眼裡混入幾許困惑,不過畢竟他也不是真的沒聽見對方說了什麼,只是由於對話語的不確定,想做確認才有了如此一問,於是當即沒有停頓...

知曉

就算CP味不重我還是要標它是CP(……
敬宗。蓮巳敬人x斎宮宗。
劇情稍有牽涉到魔法使追憶,如果發現有bug和我指出我會很感謝的TT

*

三流作家。這是斎宮一開始對他的稱呼。

他是在二年級時知道斎宮宗這個人。正確來說,那時候的斎宮在學園裡可說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即使在業界也具有一定的知名度。
因為這個原因他在劇本裡加入了他的名字,作為改革的開端。
走向如他所想——或者說是如他的青梅竹馬所想,風氣被肅清掃正,天祥院成了夢之咲的頂點,而他成為對方的護盾。
三年級時的開學典禮,早已知道分班名單的他,在隊列中沒看見斎宮。
幾天後的課程,上課鐘即將敲響的前十分鐘,門扉在滑軌上滑動的聲音讓他下意識轉移了視線。
斎...

月は

半夜段子,みか宗
想到什麼就打什麼,只以目前卡面開腦洞(畢竟……活動還沒出來嘛……

今天(7/1)看了活動劇情還真的被打臉,這衣服不是宗做的(。

*

就像畫一樣。

影片みか站在原地,呆愣地看著眼前的景象。
從窗格可以看見外頭的一輪滿月,月光照耀得滿室都亮閃閃的。
斎宮宗便是站在那窗前,手裡抱著心愛的人偶。無論是他亦或是人偶皆穿著同一系列的浴衣——包括他身上也是。這還是對方幾天前才製作出來的。
對方微微側著頭,似是在看著手上的金髮人偶,平素總是緊繃著的臉龐上,唇角正往上揚起展現漂亮的弧度。
他的視線卻是很快便從那少見而眩目的笑容上移開。
斎宮很難曬黑,即使要有裸露肌膚在外的時候,他也基本會做好防曬,...

笑顔(なず宗)

段子,なず宗(仁兎なずなx斎宮宗)
OOC預警,兩人已交往設定
時間線……請不要在意……o<<

*

時間是正午時分,早已固定會一起吃飯的兩人坐在學園裡某片樹蔭底下的長椅享用午餐。斎宮一直以來都是不怎麼吃東西的,但是如果仁兎在旁邊看著,他多少還是會吃一點。
原本只是安靜盯著他的仁兎突然開口問:斎宮、我可不可以親你?
剛嚥下最後一口牛角麵包,斎宮正拿手帕擦拭嘴角就聽見這個問句。怎麼這麼突然?他的姿勢頓了頓像是在思考,然後轉過頭說,ふむ、可以是可以——
尾音都還有些飄飄蕩蕩,仁兎已經微微瞇細赤紅的瞳眸,一下將手往後繞到他的後腦勺稍作施力。
那不是多大的力道,但斎宮還是順應著低下了頭,看見對方湊近...

依舊是K老闆,塗鴉程度的只有頭

あなたの目に映るのは【氷鷹北斗】

北宗北。雖然這麼說但根本沒CP感吧(。
總之腦補了一下兩人的相處。

——氷鷹side.

*

依著社長所言,氷鷹在走廊上踩著不急不徐的腳步行走。
這裡他還是第一次來,好在社長給予的資訊沒有錯誤,很快看見掛著手工藝社牌子的教室出現在眼前。吁出口氣氷鷹上前敲了敲門,過了一會才聽見裡頭傳來回覆,因為隔著扇門聲音有些模糊,但總歸是肯定他能入內。
「打擾了。」氷鷹一邊打開門一邊說著,第一眼看見的是坐在桌前有著粉色頭髮的人。對方恰巧轉過頭看他,他就這樣對上一雙紫羅蘭色的眼睛,「社長請我過來丈量尺寸。」
對於眼前這人,氷鷹自然是知道他是誰的。曾經學院的頂點Valkyrie的隊長,斎宮宗。即使是並非立於舞台的現下...

1 2 3 4 5 ————
©蒼夏說你好 | Powered by LOFTER